在進入Ch12之前,有幾個角色篇章要跑,雖然停下來先把這些篇章跑完,會因此拖慢了主線劇情進行的步調,但若都有依照進度跑完的話,主線劇情會增加Bonus Scene,所以個人建議還是先跑完再開始跑主線較好。(當然,也是要把負債還到一定水準才會開放下一個主線啦……雖然第二輪沒有金錢上的煩惱,不過也不可忘記第一輪是怎麼在負債中掙扎求生的啊!)

 

TOX2_0730_003.png  

並且,在路上遇到前一代主角們時,也不要忘記搭訕,因為會有許多重要的提示。(這次整個主線劇情的細節太多,而且充斥許多不能說的祕密,所以製作群很好心的把這些細節安插在各地的路人小對話中,就算沒聽到也不影響主線,有聽到則對整個故事架構會有更完整的認識)例如跑完Ch11再跟ローエン講話,他談到將正牌Milla召喚回來的術式,明明應該是クランスピア社代代相傳的機密,但根據被抓去的官員所述(準備簽定兩國條約的官員們),當時設置召喚術式的是恐怖組織アルクノア。和平派的クランスピア社跟主戰派的アルクノア,明明應該是立場對立的、至少絕對是不相干的兩個組織呀?既然策動此次事件的恐怖組織首腦已經被リドウ殺得清潔溜溜,死人是不會說話的,真相也隨著他們進入墳墓了。

 

角色篇章跑完後,帶著沈重的心情,步入暴風雨最中央,命運齒輪交軌之處--【Chapter12 ”俺”とエル】

  

既已清除了時空夾縫的障礙物,祕書ヴェル傳來社長的指示,大家終於可以進入最後一個《カナンの道標》所在的分史世界。根據座標來到カラハ‧シャー,在前作中,ジュード和ミラ當初就是在這個東部市集古董攤前巧遇ローエン,後來才因緣際會一起旅行。但當ローエン向古董攤老闆打招呼說好久不見時,竟然遭到老闆的怒罵:「開什麼玩笑!」

 

TOX2_0730_042.png  

指揮者(コンダクター)イルべルト早在八年前就死掉了!你在這裝神弄鬼是何居心!」

 

原來在這個分史世界NO.F41DB,八年前曾經發生一樁命案,有民眾在ウブザーラ湖面上發現了ローエン的屍體,但兇手是誰,無人知曉。眾人立刻往ディ-ル前進,決定到命案現場ウブザーラ湖尋個究竟。「要去探訪自己被殺害的命案現場…心情還真是複雜啊。」ロ-エン自嘲道。

 

離開カラハ‧シャ-ル前,如果有照進度把ローエン個人篇章跑完,此時就可以到他們埋時空膠囊的地方去挖寶物。而且挖出來的寶物,的的確確就是大家之前各自埋下的東西無誤。也就是說--這個分史世界NO.F41DB,和我們正史世界原本的時間軸是一致的,是到某個地方才分歧的。

 

至於是從「何處」開始分歧的呢?【一】

 

TOX2_0730_047.png

前往ディ-ル需要先路經兩國交界都市マクスバード港,走著走著,突然有一隻可愛的狗狗跑過面前--「這不就是源靈匣(オリジン)嗎!」眾人(尤其是ジュード)不禁大為驚訝。

 

因為實在很可愛,所以玩家就選了「摸摸頭」,看到ルドガー蹲下來摸牠的頭,人也可愛狗狗也可愛,不禁覺得這真是撫慰人心的畫面,原來這選項的作用在於此~(笑)。

狗狗的主人說:「牠很乖哦~雖然有時候蠻調皮的就是了XD」

 

TOX2_0730_051.png  

原來在分史世界F41DB,《源靈匣(オリジン)》已經成功的問世並且普及化了,街上隨處可見帶著《源靈匣》的民眾,就像我們現實世界的視障朋友帶著導盲犬一樣,和樂融融的協助主人一同生活著。而將之普及化的學者,正是分史ジュド本人。「我們想要瞭解更詳細的狀況,請問要去哪邊找這位學者呢?」被這麼一問,狗狗主人回答:「他不是死了嗎?就八年前,那樁有名的慘案啊。」眾人一聽大驚,原來ジュド也是該慘案的被害者之一!

 

再繼續問她:「除了ジュド以外,還能從哪邊知道源靈匣的詳情?」原來,製造、研究、販賣《源靈匣(オリジン)》,三位一體,壟斷市場的,正是クランスピア社。其祕密主義是聞名的,所以也不用想從那邊問出什麼名堂了。

 

此外,若像我一樣到處搭訕路人還可以得知,クランスピア社將ウブザーラ湖列為環境保護特區,投入了高額的維護經費,那邊除了具備エレンピオス少見的自然美景以外,同時也由於八年前命案的影響,生人勿近。我不禁聯想起,在【Chapter 10 雷鳴の遺跡】中,ウブザーラ湖遺跡還存在的分史世界NO.F4224裡,路人也是說該區被クランスピア社小心翼翼地保護著,生怕什麼祕密被挖掘出來似的。(但是F4224的湖已經乾涸了,徒留遺跡而已;正史世界既沒湖也沒遺跡。)

 

TOX2_0730_054.png  

來到ディ-ル,平時都會在這邊打瞌睡的老爺爺,這次身邊多了一隻源靈匣,他說:「如果打瞌睡不小心睡著的話,牠會叫醒我哦!很乖吧!」緊接著又說:「如果不是從頭頂用水精靈術灌下來就好了……」(玩家爆笑)

 

因為ディ-ル這間商店用世界地圖按下R3一飛就到,旁邊又有儲存點,我平時不管練功還是解任務,都會回來這邊補充料理和進行合成,所以跟這位老爺爺熟得很!XD 合成時缺什麼寶石只要到右邊地圖飾品店買就有,反正城鎮也不大,走沒幾步路就到底,超省時!這個城鎮是二代新開放的地圖,原本大家期待有多大,結果小不拉嘰,被玩家罵慘了,但我反而覺得「這樣真是方便啊!」(爆) (←懶病沒藥醫)

 

繼續在ディ-ル街上尋訪,可以得知許多小道消息。【二】路旁有一群人正在議論紛紛,原來該慘案的屍體還有一個「帶著『這隻玩偶』的年幼女孩」--前幾天有民眾無意間撈到。雖然很破爛,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ティポ。所以エリーゼ也遇難了?!

 

綜合目前所知情報,前一代的主角群幾乎都在該次慘案中喪生,確定死亡的是ローエン、ジュード和エリーゼ,不確定的是アルヴィン;而ガイアス王雖然沒死,但似乎身負重傷,後來就回去リーゼ‧マクシア,獨力繼續治國,並且以隆重的國葬禮儀安葬了ローエン;而ミラ和ミュゼ既然是精靈,當然也不會有屍體,依照本作設定,精靈死亡後只會留下「精靈的化石」,所以也有可能沈在湖底沒被發現;另一個可能則是NO.F41DB的ミラ並沒有因為跟クロノス交手而掉進時空夾縫,ミュゼ也就不會因此跑來人間界找她,所以兩人並沒有跑來送死,都還安然留在精靈界?

 

這個駭人聽聞的ウブザーラ湖大量殺人事件並非無人問津,畢竟死亡的人士可都是エレンピオス以及リーゼ‧マクシア兩國最為重要的學者、宰相、親善大使等人呀~。但即便兩國高層通力合作,多年來傾全力追查,也完全無法查出真兇。甚至因此有民眾謠傳:「不是人幹的吧……(抖抖)」

 

總之,玩第一輪時,我也沒去細想這些,即使心中懷著些許不安,仍是一路無憂無慮的打怪,最後抵達ウブザーラ湖

 

TOX2_0730_055.png  

NO.F41DB的ウブザーラ湖,既未見遺跡,也不見乾涸,但見一片優美的湖色天光,在眼前展開。空色澄澈,水氣氤氳。

 

TOX2_0730_058.png  

而坐落在湖畔的,是一幢(玩家)似曾相識的建築物。【Chapter 1 走り出す運命】末尾,パパ和エル被追殺,就是在這幢建築物裡奔逃。但主角們可不曾見過:「正史世界並沒有這棟房子,該來調查一下,這邊到底是……?」エル打斷大家:「不用調查了,這裡就是エル家。」眾人大驚!(妳家?這邊可是分史世界耶!)

 

エル一面叫著:「爸爸!」一面衝向建築物陰暗的屋簷下,黑暗的身影。

 

黑衣假面男子:「妳回來了,エル。」

 

TOX2_0730_059.png  

エル緊張地問道:「爸爸…你沒事嗎?」「我沒事。」「壞人呢?」「我趕跑了。」「有受傷嗎?」「沒有。」

 

エル終於放心了,抱著爸爸,哭成一團。

 

隨後,眾人受到黑衣假面男子的款待,享用了一頓豐盛飽足的晚餐。エル爸爸的廚藝果然十分精湛,一如她總是驕傲宣稱的。ルドガー不禁流露出羨慕的語氣,而黑衣假面男子回答:「你以後也會這麼厲害。嗯……,經過十年以後。」

 

TOX2_0730_062.png  

エル又是放心,又是開心,吃完飯後,就沈沈睡去。「今天煮的都是エル喜歡吃的東西嘛…就吃太飽了…」黑衣假面男子輕柔地將她抱到沙發上:「是給エル努力的獎賞呀。」

 

窗台上擺著幾張照片,除了黑衣假面男子,還有一位女性,應該是エル的媽媽,抱著小時候的エル。「呵呵,已經十年不曾這麼愉快的用餐了。」黑衣假面男子輕輕的笑著說。

 

TOX2_0730_063.png  

但眾人可沒打算因此放過他,一等エル躺定,就開門見山地問了:「你到底是誰?」男子回答:「我知道你們會有疑慮(畢竟這邊可是分史世界啊!),但我是貨真價實的,這個エル的父親。」

 

TOX2_0730_064.png  

沒有錯,他就是「這個エル」的父親。他自然十分清楚エル身上流著的血液有多麼珍貴--即便在クルスニク一族裡,也堪稱萬中選一,《クルスニクの鍵》的能力。也因此他才會故意負傷(不然區區那幾個探員,哪可能把他打到重傷)迫使エル能力發動,前往正史世界。

 

TOX2_0730_065.png  

在晚餐時,主角們第一次得知パパ的名字,叫作「ヴィクトル」,按照英文發音應該就是「victor」,中文「優勝者」之意,在至親的血鬥中脫穎而出,成為該分史世界最強的骸殼能力者,就會被賦予這個稱號。但第一輪的我,也只是傻傻的以為這不過就是一個名字嘛,沒去細想那麼多。臉上的假面,他也只是輕輕一語帶過: 「以前在戰鬥中受了傷,請見諒。」

 

他說不要吵醒エル,約我們到外面談。當然我們身為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很清楚「到外面談」的意思,就跟「到廁所談」一樣,當然要趕快打開選單把身上該裝的裝備裝好,祕奧義スキル裝好,提昇物攻、物防、魔攻、魔防的料理吃好,作戰選項設好--記得把ジュ-ド設成補血優先。

TOX2_0730_067.png  

踏出門外,景色已經跟剛來時全然不同。夕陽悄悄地垂落山邊,遲暮的火燄染紅了整個湖畔,湖面原本反射出亮麗的湛藍天光,現在則泛著一片金黃的朦朧。

 

戰戰兢兢地走到ヴィクトル身旁,他向大家坦誠,八年前在這個湖邊把ジュ-ド他們殺掉的人,「就是我」。眾人大驚,玩家也嚇到!

 

玩過本篇ユリウスエンディング《血まみれの兄弟》就能體會,ヴィクトル到底有多強是也……一人單挑ビズリーユリウス前代主角群……更不要說那時他的骸殼能力根本就還沒達到FULL等級……真的不是普通的強者啊(抖抖) 我就算調到Easy也完全抵不過這些怪物群毆啊!

 

難道各位沒聽過這個定理嗎:「(RPG的)主角如果變成敵人,是最難打的。(抖抖)(←這哪來的定理)

 

同理反推回來又可證--ヴィクトル也很難打。(爆) 還好我們人數比較多,要是跟他單挑我也不會贏…(畢竟是十年後的我嘛~) 

 

TOX2_0730_068.png  

因為エル具備一族萬中選一的《クルスニクの鍵》能力這件事,被ビズリー發現,要將她抓來好好「利用」。為了阻止ビズリー,ヴィクトル別無選擇,只得把他幹掉,但此舉又被ユリウス和前代主角群阻撓,於是才導致舉世譁然的ウプサーラ湖大量殺人事件。

 

「我別無所求,只是想和『正牌的エル』過著溫馨的生活。」背後襯著火紅的夕嵐,他緩緩將心事訴說:「但只要有你存在就不行。」他以一模一樣的招式,向ルドガー襲來,「沒錯,我就是你。而現在……」數招後,ルドガー被打倒在地。「將取代你!

 

一語未畢,背後傳來エル的聲音:「你們在做什麼?」

 

TOX2_0730_073.png  

 

眾人停住,動作停住,夕陽停住,時間凍結。エル不可置信地看著兩人。ヴィクトル遭受突如其來的疼痛襲捲,痛得以手掩面,卻意外撥落了假面。假面底下,是半張破碎的臉。

 

「可怕嗎?」看到エル的反應,ヴィクトル悲傷地說。「但是,只要抵達《カノンの地》,就連這副模樣也可以變不見。」

 

TOX2_0730_074.png  

(其實假面底下的パパ,真的是很帥很溫柔,也難怪エル每次講起爸爸,總充滿信賴和驕傲的滿足感。唉,又是一樁時代的錯誤啊。)

 

他無比慈愛地,充滿溫柔地向エル伸出了手。エル心神未寧,搖搖晃晃地朝他走去。

 

TOX2_0730_075.png  

出現時限選項:『L1:来ちゃダメだ!』(別過來!)『R1:本当にそんなことが出来るのか?』(真的能那樣嗎?)此時確實是無遐細想。

 

TOX2_0730_076.png  

聽到這句話(上述其中一句),ヴィクトル換上截然不同的一副兇狠而病態的表情,回頭瞪視ルドガー,答道:「我要到《カナンの地》,向精靈オリジン許願,使我的人生重來!」我要到正史世界,和我心愛的エル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那在一旁的エル呢?

 

「在正史世界轉世,當我的女兒。」

 

TOX2_0730_077.png  

「轉世?那不就是變成另外一個人了嗎?!」眾人詑異,但他絲毫不為所動:「同樣是『我們』,並沒有差別呀。」他溫柔地緩緩靠近エル:「而且這次,媽媽也一起哦。」

 

在他迷濛的雙眼中,一個遙不可及的幻夢已然成型,這個夢如此真實,彷彿此刻他只要伸出手就能觸及,他感覺只要他伸手抓住,一切就能從幻影塵埃落定,化為真實。在場所有人被這片詭譎的氣氛所掌控了,眼見エル與パパ愈靠愈近,ルドガー一個翻轉起身,脫離制伏,迅速抱走エル。ヴィクトル怒極:「エル是我的!你休想帶走!」

 

TOX2_0730_078.png  

他架起武器向ルドガー衝來。此時他手上的武器,在設定上,反映了玩家手中的武器,如果想要看搞笑畫面的話,事前可以把ルドガー換成貓咪武器之類…劇情會變得完全沒有氣氛(倒)兩人的招式完全一樣,所有的對打都顯得如此諷刺。

 

而且,因為上一輪已經玩出ルドガーエンディング《フェイト・リピーター》,有拿到衣裝「ヴィクトル」,這套復古式的西裝很帥,我很喜歡,一直讓ルドガー穿著,結果就變成兩個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在對打……還好頭上有癒し貓平衡畫面喵~orz

 

TOX2_0730_079.png

TOX2_0730_080.png

TOX2_0730_081.png  

為了取而代之,特地把ルドガー引來這個世界,好作掉他嗎?「沒錯,エル必定會帶著ルドガー回來這裡。」「至於為何,」他舞動著雙劍,丟出一句炸彈:「因為我就是最後的道標!

 

TOX2_0730_083.png

 

什麼!你是說要把你幹掉,才能拿到最後的道標,也才能脫離這個分史世界嗎?不會吧…… 其餘三人紛紛上前助陣。「你們懂什麼,」他拿出時計,變身。

 

「殺死哥哥與父親而得到的力量。」

 

フル骸殼能力。火紅的夕陽,火紅的骸殼。血親的血,血淚的血。

 

TOX2_0730_084.png  

進入戰鬥。雖然不算難打,整個戰鬥過程卻拖得很長,因為就已經很硬、很難打掉他的血了,他又超會補血…orz 反觀我方,雖然ジュ-ド有補血技,但沒有範圍大補,也沒有指定補,必須跑到補血對象身邊才能施放,放得又慢,常常還沒放出來,自己就先被打死了;(每次第一個死的都是ジュ-ド)不然就是我已經跑掉了,沒補到。(HP條都快見底了,我不跑是要怎麼辦啦!)

 

ヴィクトル的技能和ルドガー完全一模一樣,而且威力比較高;同時,由於戰鬥一開始他就已經變身,為了避免同伴被打,我也只好跟著變身(什麼?不能變?你剛剛沒有存滿集氣條嗎!都說了「到外面談」了,是沒在台灣住過哦!),問題人家是フル骸殼,我又沒那麼硬,又沒那麼持久,我都變回來了,他還沒變回來orz 於是就有了以下悲慘的畫面:

 

(看了這畫面你就知道,原來每次我們變身時,被帶到異空間挨揍的敵人,心情是多麼的無助)如果兩個人都在變身狀態的話,異空間就只有我跟他,不會累及隊友orz 簡單的說就是ジュ-ド衝過去要幫ローエン補血,但等他放出來,ローエン已經變屍體躺在地上了;至於我,此時在做啥?嗯,很沒種的帶著ミラ逃到後面去 orz

TOX2_0730_085-1.png

 

(被跟自己一模一樣的祕奧義打,ルドガー,您現在的心情是…)

TOX2_0730_085-2.png

(被フル骸殼的祕奧義打。雖然這招我以後也會學會,但是人家現在還不會啦!犯規啦~)

TOX2_0730_085-3.png  

(在正常空間時的戰鬥如下圖。他倆長得一模一樣,動作一快就會很難分辨,操作起來有點眼花……)夕陽好美,湖面也映著金光。TOX2_0730_086.png  

戰鬥中途,エル哭喊著要大家住手:「嗚…不要這樣!パパ…ルドガー…拜託…拜託大家住手啊!」她竭力哭喊著,但即使心再痛,也沒有辦法答應她住手。若不打倒パパ,死的就是我們(和妳)啊。

 

戰畢,ルドガー緊皺著眉,低垂著頭。エル既混亂又無助,全身顫抖。

 

TOX2_0730_089.png

 

ヴィクトル雖然被打倒,還是勉強變身為骸殼,死前一搏,朝ルドガー殺來。出現時限選項:『L1:殺死ヴィクトル』『R1:使自己不被殺死』

 

TOX2_0730_091.png

 

第一輪我選了R1,實在不忍心下手殺死エル的爸爸呀……試想,エル會有多麼難過?

 

這種鄉愿的心態,卻換來ヴィクトル一句:「才這樣的覺悟,你保護得了エル嗎?」他生氣的將ルドガー的槍插入自己的心臟,等於親手交給他最後的道標。然後辭世。

 

TOX2_0730_092-選擇1.png

 

第二次我選了L1,這次爸爸溫柔地笑了。眼前映出一片溫馨與美好的光芒,彷彿在這一瞬間,他回到全家一起生活的快樂時光,回到他曾經說過願意包容女兒一切的任性,只希望她永遠開心快樂的笑著,就像天下所有的父親一樣,微不足道的偉大願望。(好啦,他沒說,這些話是我說的,但我相信他絕對也會這麼說。)

 

「エル就拜託了。」

 

TOX2_0730_092-選擇2.png

 

「開啟《カナンの地》,超越《オリジンの審判》吧……」

 

TOX2_0730_093-選擇2.png

 

被クルスニク之槍狠狠的刺穿後,他好像反而因此放下一切,安心了。他安詳的哼著《證之歌》,(因為快死的人氣也很虛…如果喇叭開太小聲會聽不太到)エル伏在他身上,大聲的號泣著。隨著クルスニク槍上《時歪の因子》慢慢綻放出光芒,ヴィクトル的身形漸漸消融逝去。又一個世界,殞落了。

 

TOX2_0730_095.png

 

ヴィクトル臨死前,エル的後頸出現非常輕微的《時歪の因子化》,在場無人察覺,ヴィクトル見狀,嘆息道:「來不及了嗎……」他用僅餘的力氣,勉強擠出話語:「ルドガー,你聽好…使用骸殼能力是有代價的,那就是《時歪の因子化》。原來過度使用就會出現,都沒有人告訴我們!沒錯,回想起來,教ルドガー使用骸殼的,不正是ビズリー嗎,他哪可能好心還提醒這個!而且,誰知道ルドガー是透過エル在行使骸殼能力?既然不知道會有副作用,更不知道時計的力量來源是エル,當然就不會知道要節約使用了啊!

 

在ミラ的魄力率領下,眾人這才停止糾結,總之先離開(正史世界的,因為已經回來了)ウブザーラ湖,回到ディール旅館休息。

 

夜裡,城裡杳無人跡,只有冰冷的雨,無聲地下著。

 

TOX2_0730_096.png  

ルドガー默默煮起湯來。如果看到這一幕,傻眼的問說:「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煮湯?」這樣的玩家,其實也就不用繼續玩下去了(苦笑)。真是只能意會啊……

 

如果先前有跑完ミラ的個人篇章,此時她會以過來人的身份,表示同理心(既非一味安慰,也不是單調的鼓勵。這才是ミラ啊…):「我明白你的感覺,畢竟見證另一個自己的死亡,絕不好受。」她說:「但就因為活下來的是我們,所以我們有我們應當做的事。」聽到這句話,心中難以言喻的失落感,遂有了另一種解讀。謝謝妳,ミラ。

 

TOX2_0730_097.png  

但煮好的湯端上桌後,卻被エル一個生氣打翻在地。「こんなのちがう!」(這不是肯德基!)她想要喝的,是跟爸爸做的一樣好喝的湯,跟爸爸做的一樣口味的湯,是爸爸做的湯。--其實她真正想說的,都不是上面這些話。她真正想說的話,卻永遠說不出口了--想要爸爸回來,想要爸爸不要死,想要爸爸不要變那樣……(哭)

 

但エル發脾氣亂摔碗的時候,手剛好揮到旁邊的椅子,撞到鍋子,使得整鍋湯朝她潑去。眼見她快要被燒傷的瞬間,ルドガー不顧自身安危,伸手替她擋下熱湯。ジュ-ド趕緊上前為他施予緊急治癒術,エル嚇得退到一旁,然後跑掉。

 

TOX2_0730_099.png  

可是即使被拒絕、被燒傷,ルドガー竟然又回去煮湯。(玩家苦笑)「我想為了エル而煮。」直到他試到他認為滿意了,或者他認為已經跟パパ的口味一模一樣了,他又重新端上桌。

 

エル可能真的餓了,可能心虛剛才做錯事,再度出現時,露出既像受傷小動物,又像很想跟朋友和好又不敢道歉的表情,縮著手,不知如何是好,躲在房間的角落,不敢踏進來。

 

TOX2_0730_100.png

 

直到ルドガー為她挪開椅子,她才怕怕的走過來坐上。她低頭看著那碗重新煮好的湯,說:「ルドガー……エル明白了一件事。」

 

 TOX2_0730_100-1.png

 

熱湯香味撲鼻,她低頭看著湯碗,她懂了。『消失了』的意思就是……再也喝不到那個人煮的湯了…對吧?」(消えちゃうってことは、その人のスープが、もう食べられないってことなんだよね?)

 

TOX2_0730_101.png   

 

至此,玩家的淚水完全潰堤了。即使パパ死亡時,聽到エル放聲大哭,也沒有跟著她一起哭,只覺得無比悵然;可能一時之間接收了太多嚇人的新資訊,有點難以消化?但此時,一聽到這句話,隨著エル的淚水一滴一滴落入湯碗,玩家也不禁跟著她一起流下悲傷的淚水。再也看不到了,爸爸死了,ミラ也死了。

 

TOX2_0730_103.png

 

眼前這碗湯,讓エル體認到,爸爸死了,再也看不到了。

 

原先混亂的思緒,在這一刻全部沈澱了下來,化為冰冷的現實。悲傷一湧而上,無助地化作淚水,一滴滴消逝在湯碗裡。

 

窗外,深夜的雨,依舊無聲地下著。

 

TOX2_0730_104.png

 

此時出現選項,我是選了「對不起」。エル搖搖頭,意思是不必道歉:「ルドガー保護了エル啊。」

 

TOX2_0730_116.png

 

她停頓一下,悲傷的說:「從爸爸手中……」

 

TOX2_0730_117.png

 


 

 

隔天,眾人離開旅館,ジュ-ド擔心地問エル:「妳還好嗎?」她面無表情,僵硬的點點頭。

 

TOX2_0730_118.png

 

ミラ問起ローエン有沒有安全的地方可以送エル過去,畢竟事已至此,繼續帶著她會有危險。エル生氣的反駁:「因為エル是假貨,所以要把我丟在一旁了嗎!?」

 

TOX2_0730_119.png  

 

此時出現選項:「當然沒那回事」/「是因為擔心你啊」。聽到回答後,エル不知道第幾次流下淚水:「但是ルドガー是另一個エル的爸爸對吧?」ルドガー無語。我也沒辦法回答妳……

 

最後ミラ決定:「既然如此,就一起走吧。」本章完結。

 

TOX2_0730_121.png  

 

 


 

 

因為文氣不順,這兩段附註挪到後面來寫:

 

 

附註【一】至於是從「何處」開始分歧的呢?

 

我覺得最關鍵的問題:我覺得這才是跟正史世界最大的相異點(雖然主角們覺得最大的相異點是ウブザーラ湖和湖畔的房子),所以分歧應該是從這邊開始的

 

『為什麼在這個分史世界沒有看到另一隻エル?』

 

玩到這一章大家已經知道,我們在正史世界中遇到的エル是從NO.F41DB過去的。
但是NO.F41DB的分史エル呢?(不是NO.F41DB本身的エル哦,她已經來正史世界了)

 

可能1.是不是ヴィクトル十年前跟她一起旅行、收集道標途中選錯選項,害得エル死了?(就是玩家一路上也會遇到的那幾個選項其中一個選到錯的)
→但是根據其他證據顯示,他應該有收集完道標,要不然他怎麼知道最後的道標「是我」?所以我覺得這個可能可以刪去。

 

可能2.ヴィクトル為了達到フル骸殼能力,過度使用一族之力,讓エル被《時歪の因子化》過度侵食,進而死亡。
→這個有可能,但光這樣也沒辦法推斷發生的時間點,還是不知道分歧是從哪邊開始的。

 

可能3.ヴィクトル跟正史世界一樣,成功收集全部的七龍珠《カナンの道標》,架橋後(是用誰呢?哥哥和爸爸都被幹掉了,所以是リドウ嗎?)前往《カナンの地》,但沒通過オリジンの審判,失敗了。
(就是玩家在《カナンの地》也會遇到的那幾個選項其中一個選到錯的,走到Bad Ending了)

 

 


 

 

附註【二】路人對於公眾人物之八卦,由此可見一斑:

 

甲男:「我覺得クランスピア社的新社長沒有前任社長那種霸氣,我不喜歡。」

乙男:「說到霸氣,リーゼ‧マクシア的ガイアス王霸氣十足,可惜他現在比較少到公開場合露臉了。」

 

丙女:「你知道嗎,聽說クランスピア社的新社長只有30多歲,身價XXXXX億,而且還是單身!正所謂黃金單身漢!他可是20幾歲女性最想聯誼的排行榜第一名呢!」

玩家OS:『這個世界的女性…理想情人第一名是戴假面的男子……?口味也太怪了吧?』

 

不過,其實……這個世界的人好像也不太知道クランスピア社的新社長到底是誰~XD 想想也對啦,他都一直隱居在湖畔小屋,那邊又是列入特區,又是兇殺案的,根本生人勿近,如果他又沒有接受媒體採訪的話,世人當然就不會知道他長啥樣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名雪 的頭像
名雪

喵喵星球

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