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再看2012年寫的文章,原來當初會想寫心得,也就是從這一章開始的~

 

當初在第一章開始前,用Grade Shop選「遊戲中主角語音」時,曾經提到過,這次的遊戲很惡搞的讓主角只有「啊」「咦?」「呃!」之類的「Reaction役」配音,玩第二輪的好處在於可以用0元購買「選擇時主角有配音」,體驗額外的樂趣,像是「無口的主角會怎麼詮釋這句台詞呢?!」之類的。當時有說過:

 

不過主角的台詞少,幾乎只有戰鬥語音,是有原因的,可說戰略上不得不如此。如果有幸寫到第12章再說好了……

 

既然都已經進入第13章了,依照約定就來說一下原因。當然有看過前面劇情的玩家也都已經知道了,因為主角和Elle的爸爸Victor是同一個人,如果主角從一開始就一直滔滔不絕,話說個沒完,那遇到耳力好的玩家不就露餡了嗎?Victor也是從第一話第一幕的動畫(Elle在大雨中乘著船,離開爸爸身邊)就登場,跟Elle講了不少話的呢。雖然嚴格說起來,是十年後的同一個人,再加上各種辛苦的人生歷程(比如說,殺掉哥哥和爸爸啦、殺掉Jude、Milla、Elise、Rowen啦、等等。要殺掉這麼多等級高技能強的人,是很辛苦很辛苦的喵,你殺過一次就知道),所以聽起來話語中的滄桑感還是比主角多了不少。

 

在前一章【『我』和Elle】的震驚洗禮之下,原本Elle是不跟Ludger講話的。她一方面為了Ludger把爸爸作掉的一事,感到非常憤怒,那可是她引以自豪、一天到晚掛在嘴邊炫耀的爸爸呀!「爸爸做的湯,是世界第一好喝!」但另一方面,又為了爸爸要把她「在正史世界轉生」為真的Elle,感到非常震驚與失落。Ludger為了保護她,也為了消滅《時歪的因子》,不得不將爸爸做掉,她也明白,但要說感激嗎?又很奇怪,難不成要她說「謝謝你殺死我爸爸」這樣嗎?orz 種種複雜的心情,全部加在她身上,對一個小羅莉而言,實在太困難了。

 

所以,與其說她生氣了、不跟Ludger講話,不如說是一時之間情緒還沒整理好、不知如何面對他吧。

 

マクスバード的探員講話後,本章開始。Elle遲疑的問起:「Ludger……。Ludger跟爸爸,是同一個人嘛?」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_32.png

 

「也跟爸爸一樣…覺得假的Elle是不需要的嗎?」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_33.png

 

不需要的,假的,可以抹殺的,必須抹殺的人,必須抹殺的世界。這一路走來,她已經看多了。

 

玩家正想代替主角大聲回答:「當然不是啊!」此時,Ludger手機響起,原來是庫蘭斯比亞公司知道他抵達了命令中指定的地點,遂吩咐他把收集到的五個道標,排成五芒星狀。在前幾章收集到的マクスウェルの次元刀ロンダウの虚塵海瀑幻魔の眼箱舟守護者の心臓最強の骸殻能力者,五個迦南的路標(カナンの道標),就是通往迦南之地(カナンの地)的必需品。

 

題外話,在第12章結束後,跟路人對話時,Jude講出了一個重點:「這次《迦南的路標》(カナンの道標)是最強の骸殻能力者,也就是說《時歪的因子》(Time factor)也有可能不是固定的東西,而是一直變化的東西?!」這樣一來,會變得很難找啊……假如哪一天,Ludger被丟進某一個分史世界,時歪的因子是要找出「世界上最高的人」,那麼首先,他必須要知道正史世界最高的人是誰,以及分史世界最高的人是誰,才知道這兩者有沒有「最為不同」;其次,隨著他抵達的時間不同,最高的人也會有所不同,不是嗎?這也太難找了……找不到你就不用回來正史世界了……掰掰Ludger~(揮手)(不對,這樣就沒人煮好料給喵喵吃了!)(沒人問你這個)

 

依照命令把五個道標按五芒星的形狀排好後,天空中出現一個看起來很噁心的東西(←完全不誇張),先是憑空出現了一個次元裂縫,接著裂縫像眼睛一樣睜開來,流下了黑色的眼淚。眼淚聚集成星球,星球透出不祥的光芒,光芒映照著嬰兒的身影。這…這是什麼東西……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_34.png

 

眾人望著天空中的異象,驚呼:「迦南之地?!!」Alvin平時吊兒啷當,此時倒說了句公道話:「別告訴我這個就是……」……是啊,玩家在下我,也覺得吐血,這(個噁心的球體)就是我們家小羅莉辛辛苦苦追求的、應允一切的傳說之地? 別鬧了。

 

雖然第一次玩的時候完全不在意,不過,為什麼一定要把主角叫來マクスバード,才能排五芒星呢?如果你和在下一樣,平時有認真搭訕路上的NPC就會知道,マクスバード是號稱「橋樑」的都市,不但見證了斷界殼的消失,也見證了兩國逐漸建立的友好關係;雖是斷界殼打破後才新建的都市,區區數年內就發展得如此興盛,充份發揮了兩國之間「橋樑」的功能。那麼,接下來要怎麼進入《迦南之地》,就不言而喻了吧。

 

但主角當然不知道,我們第一次玩的時候也不知道,只是傻傻的和主角一起望著天空中這顆(大誤)就跟你說它是《迦南之地》)。 眾人討論要怎麼進入。

 

提案一:「叫Musee(ミュゼ)把它擊墜下來!」

 

結果被她白了一眼,說:「怎麼可以叫我這個弱女子做這種事。」我覺得這個提案很合理啊……Tales擊墜王就是妳!把星球擊墜,除了妳以外沒人能辦到啦(拍肩)(是說Musee也不是人,是大精靈)

 

提案二:「空中戰艦?」

 

「也只能到附近,但是進不去。」--咦,回答這句話的人是誰呢?眾人回頭一看,竟然是時間的大精靈,Khronos(クロノス)飛在高空中以鄙視的眼光看著大家,手上還提了一隻伴手禮哥哥的…屍體…半死不活的身體?!

 

等等,你為什麼在這?還來不及問,他就把哥哥半死不活的屍……身體往地上一丟。啊啊啊~我不想跟你打,可以選擇把哥哥救走然後轉身逃跑嗎?(玩家被拖走)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_35.png

 

Khronos說:「竟然集齊了迦南的路標。早知道就不陪《探索者》(=哥哥)玩了。」他使出空間結界,將眾人關入,只剩下三個實力堅強的隊友沒有被關。加上哥哥在危急之際把Ludger救了出來,所以剛好四個人。

 

總之沒辦法逃走,只好硬著頭皮一戰了……既然都玩到第二輪了,把大家身上的特殊武器全部裝備上去,應該也還行吧。況且成員是目前隊伍中最為精銳的:兩位大精靈Milla(ミラ)、Musee、以及霸氣之王者Gaius(ガイアス)。

 

第一段戰鬥時,他背後背的是如上圖般三個小圈圈,設定上是三隻小怪。因為一直在他身旁繞,會擋住我方打他,我以為可以先清掉,一開始就集中火力對付雜魚,結果那三個圈圈是打不死的。(HP剩1還是會一直在他身旁繞)

 

第一段戰鬥沒有什麼困難的渡過了。打至一定血量以下,會回到劇情動畫,Khronos背後的圈圈會如下圖一般變成大型時計,並且血量完全回滿。眾人感到不可思議:「這驚人的回復力?!」他好心的說明道:「這不是回復力,你們忘記了,我是操縱什麼的大精靈--這是時間倒轉。」這就是接下來第二段戰鬥的祕奧義提示了,完全是好心的製作群特地講給玩家聽的。第一輪我可是被這招打到死去活來啊……(玩家表示吐血)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_36.png

 

進入第二段戰鬥,這次沒有雜魚,不過他本身的技能變強,更別說祕奧義【タイムエセンティア】了。所幸第二輪有特殊武器還是有用,只讓他放出一次祕奧義就解決了。若是讓他再放出第二次、第三次,我還真不知該怎麼辦。第一次可以用骸殼變身直接打斷,第二次就……嗯,準備撿骨吧。據說被他放出第三次的話,會完全打不下去。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_37.png

 

這次作戰大成功,戰畢,四個人都好好的站著。想當初這張戰鬥後截圖可是躺的躺,倒的倒…… 題外話,即使全滅,劇情仍然會繼續進行下去。可以算是給戰鬥苦手的玩家們一條退路?

 

戰勝Khronos後,他說既然四人無理,那我只把《Kresnik之鑰》(クルスニクの鍵)收拾掉就好吧。在他準備要出手幹掉Ludger時,Elle突然衝出來擋。

 

DSC02897

 

剛剛還在鬧彆扭不想跟Ludger講話,甚至上一章方才跟他吵過架,一遇到危急狀況,卻想都不想,立刻為他挺身而出。看到這一幕,玩家感動的都要哭了。

 

但還來不及感動完,Bisley(ビズリ-)突然冒出來,擋住羅莉。「唯一的一條命,不要浪費了。」

 

DSC02896

 

第一次玩還不知道,以為Bisley怎麼這麼好心,站出來保護她們?直到後來玩完才明白,他的弦外之音是要Elle留著小命,好讓他用來作為對Khronos的殺手鐧,就像他利用Ludger去收集迦南的路標一樣(因為哥哥會默默帶領他找到道標,所以是收集最適人選)

 

面對高傲的大精靈Khronos,Bisley與之對峙也絲毫不落下風,言談之際處處顯示自己「關於《Origin的審判》(オリジンの審判)的祕密,你所知道的一切,我也都瞭如指掌」。至於如何前往迦南之地,他也很清楚:「就是_______,對吧?」

 

也許因為眾人站在比較遠的地方,沒能聽清楚,也許Elle站的比較靠近,聽到了他說的方法。當Khronos被哥哥干擾,兩人離開後,眾人討論之際,她的態度有了180度大轉變,竟然脫口說出:「什麼迦南之地,不去也沒關係!」這……打從遊戲開頭至今,不論談論到什麼話題,她都一心前往迦南之地,甚至還因此獲得了【一途之女】的稱號(誤),怎可能突然說出這種話?我不信!這隻不是真的Elle!

 

甚至連Ludger拿著時計,提醒她,兩人之間的《約定》:「要一起前往迦南之地」Elle都不理會,回答道:「約定什麼的,怎樣都不重要。反正就連跟爸爸的約定,也是假的。」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_38.png

 

即使眼眶中含著淚水,她仍舊堅持的說:「有比約定更重要的事情!」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_39.png

 

說完,人就跑了。

 

Ludger急著要追過去,Bisley要他不用擔心,會動用公司的人力幫忙找。「辛苦了,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我吧。」他說:「你再繼續使用骸殼能力的話,她身上《時歪的因子化》(Time Factor化)也會加劇。」

 

聽起來好像很體貼,其實翻成白話文就是:「迦南的道標收集完,沒你的事,你可以滾了。至於Elle《Kresnik之鑰》(クルスニクの鍵)的能力我就收下了!」

 

而Elle沒頭沒腦的突然就說不去《迦南之地》了,我們玩家一開始也一頭霧水,反正她平常就偶爾會有些小任性,所以時不時有些奇怪言行也頗稀鬆平常,誰知道這次背後隱藏著重大的原因。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_40.png

 

雖然很想去找Elle,但一時之間也沒別的法子,只好乖乖聽他的話,回去公司等候消息。

 

等眾人走遠,鏡頭回到Bisley。他意料之中的人,走回來找他。「先聽聽妳那邊的要求吧。」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_41.png

 

「不要將Ludger消滅。」Elle直直的看著他,說完遲疑了一下,「拜託」。

 

她願意用自己當條件,主動提供自己【Kresnik之鑰】《クルスニクの鍵》的力量協助Bisley前往《迦南之地》。

 

只求一事,那就是Ludger的平安。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_42.png

 

「交易成立。」Bisley說。

 

Elle低下頭,撫著脖子後面《時歪的因子化》逐漸開始的痕跡,喃喃說道:「沒關係吧,Ludger,反正Elle是……」言下之意,假的,反正都是要抹殺的。

 

基本上在這段劇情裡面,我們玩家聽不到前往《迦南之地》的方法,也不明白Elle為何作出這樣的舉動,只能概略感覺出來,她為了Ludger,作出了很大的犧牲。第一輪時,只感受到朦朧的不安,完全不明究理。

 

實情則是,有分史Milla的前車之鑑在前,Elle自己知道自己「贋品終究要被抹殺的」。同時,由於分史Milla的犧牲,她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為了值得付出的對象而犧牲自己」。從分史Milla的身上,她學到了這兩件事情。而這兩個關鍵,就是促使她作出如此行動的一切基礎。

 

《時歪的因子化》就算加劇,對於一個即將要被抹殺的人來說,又有什麼差別呢?自己遲早都要被消滅的,在消滅之前,為了值得付出的夥伴,就做我應做的事吧(成すべきことを成す)。
 

テイルズ オブ エクシリア2_43.png

 

回到公司門口的眾人,因為遇到Nova,而決定先繼續還債,一邊等待Elle的消息。大家都認為,她這次跑掉,一定也會很快回到Ludger身邊的。「她肚子餓了就會回來。」Ludger如此說著,安慰Milla,也安慰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名雪 的頭像
名雪

喵喵星球

名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